朱柏景

Taraocean:


曾經以為

永摯不渝是

情的完美詮釋

白駒過隙

流金歲月之後

天長地久

最終也只能落個

曾經擁有

-天真究竟是個什麼玩意兒-


❤️


一個人走在雪漫過膝蓋 因特拉根的夜晚

背對著少女峰 手裡是舊的皮箱

火車站臺的文字寫著機場的末班車

我不得不承認 那張是單程車票


***我把那封信留在 蘇黎世的從前

***你打開鐵柜發現我的思念開始蔓延

***你堅持不哭的臉

***我還是說了再見


***在兩枚銅板跌入深淵之前許下諾言

***郵票上刻著列車敦士登你留的紀念

***原來你刻許的愿

***是要我在你身邊


已經忘了盧塞恩中央那座是什麼橋

你說再陪我走一段 怕雪蓋了回家的路

火車站臺的文字寫著機場的末班車

我不得不承認 那張是單程車票


***

我背著你走過了山最頂古堡的河界

當時你問我為何中世紀時没有出現

護照已翻起舊邊

我還是說著抱歉

我還是說著抱歉




评论

热度(1)

  1. 朱柏景Taraocean 转载了此音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