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柏景

miss书虫少年:

该来的一定会来,该离开的也会goodbye

虽然这安来的有点晚,还望兄台莫怪
本来想停推,后来想想有段时间没在乐乎推歌
那就这段时间就扎乐乎吧
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
标志都变成红色了可能是它想让我宠它了😏

我们已经走得太远,远行的动力接管了我们;
我们徒然地朝永恒迈进,像不能暂停、无从申辩的刑罚。
—汤姆·斯托帕德《罗森克兰茨和吉尔登斯特恩已死》
来自MONO诗+歌

评论

热度(2)

  1. 朱柏景miss书虫少年 转载了此音乐